网曝中山大学博士生拒绝博导索贿而被暗箱操作违规退学!

文教策划 2020-11-24

  11月20日,B车站用户Justice1599753上传了一段视频,称之为中山大学农革老师的博士生因逼举发被私刑退学。截至目前,该视频已经被观赏42万次,评论2951条,发送4424次,俨然时隔天大张裕卿后又一学术界严重学术不端(迫害)事件。

  

  在上述视频中,视频中人自称为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博士生,为农革老师2012级全日制博士生。2012年在进入中山大学读书博最初几个月里,多次遭遇农革举发暗示与威胁。后来被完全孤立无援并蓄意拖满七年,在其已完全满足毕业条件的情况下,制止其论文外判

  2019年4月,该博士生相继向学院、校办和校纪委体现,后来被告知论文已送外判。但是整个过程中,未容许其参予任何外审表格涉及信息的填上等

  外审结果出来后,只是告诉该博士生外审未通过,除此之外,没任何其他信息(按道理,外判专家信息保密,但外判专家意见应该发给学生本人)。所以说,整个外审结果几乎是由学院暗箱操作的。

  外审没过,学院建议其申请人结业,该生未同意,2019年7月要求第二次外判(正常来说,有两次外审机会)。第二次外审受到了农革老师更加极力的拦阻,但学院还是给与了外审机会,但是同样的,该博士生没有直接接触和填写任何外审相关信息,整个外审由学院一手操作者。

  但第二次外判学院通知依旧未过,该博士生也未看见任何外判结果

  于是,该博士生相继向学院和校纪委体现,拒绝获得一次公正的外审机会,然而没有获得任何回应。

  今年4月,疫情缓解后,该生再次向校办询问此事,校办表示已将事情记录下来。但一个月后的5月16号,该生收到了学院的退学通知,而通报落款是3月17日。同时,其习信网信息已于2020年2月24日被改动为退学。

  该生表示学院的退学通知并不规范,所依据的是“中大研院【2020】7号”文,但其找遍中大所有公示的文件,均未找到该文,只发现了一份最接近的“研院【2020】7号”文,然而该文与其退学并无任何关系。

  以上为视频中的主要内容,而且视频中重新加入了涉及的录音证据。那么,上述视频内容究竟可信度有多高呢?

  先来看“举发”证据,农革“举发”暗示的录音如下:

  “……有可能跟我行事方式不会有不一样,如果不拒绝接受我通常选择的,这个事我不去参予……”

  不告诉是否是录音不仅有,但是单从这句话其实是难以显现出索贿的。

  然后看“威胁”证据,农革“威胁”的录音如下:

  “这事我就跟你说道吧,可以很简单,但也可能后面很简单,我不知道后面会再次发生什么样的事。”

  有一定威胁的意思,但谈话背景不是很确切。

  那么,该生是否超过毕业要求了呢?学院负责人的录音如下:

  “按照基本条件,科研成果反正已经基本超过了,我们已经审过了。”

  所以,正常来讲,该生子毕业条件是达到了的。

  然后还有一段学院老师的录音:

  “现在不管是学院,老师压力也很大,学院压力也相当大。教育部对论文未尽非常严格,如果论文质量抽验有问题,必要撤除导师资格。如果他把你杀掉了,没查出来,没未尽,学院也搞定不了,学院整个也不会有问题了。”

  这段话的意思听一起应该是农革对于该生子的论文质量不安心,认为不过关,所以不同意其毕业。

  其实在B站这段视频之前,知乎上早就已经有此事的讨论,最先是知乎用户justice发表文章:不寒而栗: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农革老师的博士生,因拒索贿被暗箱特违规操作休学

  

  从ID来看,应当与B车站的Justice1599753为同一人。

  同时,知乎上面这篇文章还指出农革大量论文涉嫌抄袭

  

  目前,此事已经在知乎引发众多讨论:

  

  

  但截至目前,网友们并未像“张裕卿事件”一样构成一边倒的意见,而是反对和猜测都有。因此,我们期望,一方面,中山大学应该尽快调查此事,发布确切有力的公告。而另一方面,视频中的博士生,也可以效仿吕翔,出具更加强有力的证据。

  来源:学之策


澳洲ABM 单创APP下载 澳洲ABM 澳洲单创

图文推荐

热门文章

热点专题

热点推荐